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2 15:27 的文章

那服务员笑盈盈的

我看了一眼三叔,心说你妈的找的什么向导啊,看样子就是找了个贼,三叔也不好意思,面子上下不去,忙喝了口酒。问:“对了,这里外地人多吗?”   “您别看我这招待所小,我可告诉您,只要是外地来的,都住我们这里,这些时间,自从那鼎挖出来后,我们这里外地人就越来越多,还有人在山那头准备造别墅呢。”   三叔呼一声站了来,大叫:“操,不至于吧!”这荒山野岭的造别墅,不是华侨就是盗墓啊。   那大妹子吓了一跳,潘子忙一拉三叔:“三爷,您一把年纪了,别一惊一乍的,”然后对那女的说,“没事情,三爷大概是觉得不可思议。”   我听到三叔低声骂了一句,然后不好意思地一笑,问:“哎,你们有什么名胜古迹没有,有什么地方好玩点的?”   那服务员笑盈盈的,突然低声说道:“几位看来不像是来玩的,怎么,估计是来倒斗的吧?”   看到我们都不说话,她坐到我们边上:“实话说,来这里的外地人,哪个不是来倒斗的,你们要真的是来观光旅游的,这一车的装备岂不是累赘?”   三叔看了看我,给那大姑娘倒了一杯酒:“这么说,您也是行家?”

  • 上一篇: 他笨拙地摆弄着项链的扣环
  • 下一篇:情况就比较复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