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时尚 2016-12-22 15:28 的文章

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

我们跑下坡,那老头子给我们磕头:“大爷爷饶命,我老汉也是实在没办法了,才打几位爷爷的主意,没想到几位爷爷神仙一样的人物,这次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!”
  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三叔问他:“怎么,我看你这中气足的,你什么东西没办法啊?”
  “实话不瞒您说,我这身子真的有病,你别看我这好像很硬朗,其实我每天都得吃好几副药呢,你看,我这不打水去煎药嘛。”他指了指一边的水筒。
  “我来问你,你这老鬼,怎么就在那洞里一下子就不见了?”
  “我说出来,几位爷爷就不杀我?”那老鬼看着我们。
  “放心,现在是法制社会,”三叔说,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  “是,是,我坦白,”那老头子说,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你们别看那洞好像就一根直洞,其实洞顶上有不少窟窿,那些窟窿都打得很隐秘,要不是你存心去找,根本发现不了,我就乘几位不注意的时候,站起来钻那窟窿里去了。等你们船一走,我再出来,那驴蛋蛋听见我的哨子,就会拉一只木盆过来,我就这样出去,事成之后,那船工鲁老二就会把我那份给我,其实我拿的也不多。”他突然想到什么,“对了,鲁老二呢?想必也栽在几位爷手里了吧。”
  潘子做了杀头的手势,“已经送他报到了。”
  那老头子先是一呆,然后一拍大腿:“死得好,其实我也不想干

  • 上一篇:她烦躁地眨着眼
  • 下一篇:什么东西发出的香味